【剧情】Fragment Origin(后篇) #16


我――
莎雅
我――

本应只是作为人而生下来。
莎雅
但是在剩下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进入到身体里。

而那是什么东西,我还不清楚。
莎雅
作为接受它的容器,我还有所欠缺。

所以……
莎雅
那份力量,直到我们理解<职责>为止――

直到能忍受<职责>为止――
莎雅
对宿主的内心和身体进行<整顿>。

更大、更强……
吞噬周围的魂力,将婴儿的肉体刚破坏完便治疗好。
强行地让他们成长起来――
莎雅
就连成长过程中所需要的<知识>和<记忆>也会赋予――

对婴儿来说,只有被破坏的痛苦。
因为疼痛,意识经常保持着清醒。
莎雅
因为持续的痛苦,一秒钟感觉过了好几个小时。

为了追溯记忆、理解知识,一分钟感觉过了好几年。
莎雅
所以,我们不清楚经历了多长时间。

直到变成这样的身体为止――
莎雅
直到变成能忍受<破坏>的<职责>的身体为止――

到了终于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的时候,理解了三件事。
莎雅
第一件是,被逐出了故乡。
把周围的魂力吞噬掉、把小岛变成不毛之地而成长起来的婴儿,对人们来说是怪物。

第二件是,当<破坏>的<职责>在成长增强的时候。
世界看来曾短暂地被<暗>所侵蚀。
莎雅
我们知道<暗>的事情。通过上一代的知识。

<破坏>拒绝了<暗>的侵蚀。
所以为了对抗,而寻求尽早地完成容器。
莎雅
……而最后所理解的是,也是比什么事情都要重要……

那就是,我――
莎雅
我――
烬&莎雅
作为双胞胎而生下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