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混沌胚胎(路法斯编) #6

路法斯
加利斯(ガリウス)的护剑……真的很厉害呢。
格莱哈姆
现在也只是侍奉公主的老兵罢了。
路法斯
能和传说中的剑士,这样一起工作……真的很感激!
啊,虽然是很朴素的问题,艾蕾诺亚这名字是假名吧?
格莱哈姆
突然间怎么了?
路法斯
没什么,那个……以前在工作时和联邦多国交易时看过些资料。
上面写着政变的时候,加利斯家的三兄妹,在民众前被绑起来斩首。
所以我想这应该是假名。那时候的名字应该是……
格莱哈姆
你在说什么?你是……
路法斯
格莱哈姆先生?
格莱哈姆
公主还在。……这不就还在吗。
停下来。不对。不可能。公主是……
路法斯
格莱哈姆先生?你还好吗?格莱哈姆先生!!
 

(下面是格莱哈姆的回忆)

 

 

…………

……

 

格莱哈姆
生于战场,在战场上成长。仅仅一直在斩人。
就连为了存活的生存本能生也失去了。罪恶感和达成感也没有。杀人如同呼吸一样。
不知何时我被人称为剑鬼,怎样也好。格莱哈姆・奥加斯塔,仅仅是个为了呼吸的存在。
后来我被称为加利斯的护剑,但就算是被重用了,什么也没有得到改变。
毕竟,能斩还是不能斩,这便是我所有的判断基准,就连我自己的主人,也是这样看待。
没有什么东西我是斩不断的。
主人也好敌人也罢,只要刀刃能碰到,便能在刀刃下化为碎片。
——我是这样想的。
加利斯公主
格莱哈姆,请看看。
格莱哈姆
这是公主的戏弄吗。
不,这或许是对除了战场以外一无所知的老人的怜悯吧。
加利斯公主
这是我的女儿。看,这是格莱哈姆哦。
格莱哈姆,请不要害怕,试着摸一下吧。
不会坏掉的啦。
格莱哈姆
我慢慢地伸出手指,那婴儿用力地握着我的手指,那如玻璃球一般澄澈的眼睛映射着我。感情如同脚边的地面崩塌一般袭向我。这是我生而为人首次感到的情感,就连呼吸也忘了。

胸口如同心脏裂开般疼痛。这瞬间,如同启示般我明白了。

我斩不断,她。

这个婴儿——

——●●我斩不下手。

我纠结过,怎么会有这种可能。我站在●●的床边,拔剑无数次。

——还是不行。我被败北感打败了,甚至就连暂时看到剑也很嫌弃。

这就是无刃之境吗……

人称剑鬼的男人,竟然会败给毫无还手之力的婴儿,谁也想不到。

但是,我意识到败北的瞬间,不知为何在笑着。

我发现我终于找到了自身的剑的存在的意义。

这把剑为●●献上。降临在●●身上的所有苦难,都由我这把剑来斩断。

我是这样发誓的。

●●
格莱哈姆是我的骑士吧?
格莱哈姆
嗯,我是公主的骑士哦。
●●
那样的话,你能保护我吗?从妖怪那里……
格莱哈姆
请交给我,公主。不管是妖怪还是什么我都会斩断它。
●●
这是约定哦。一定要遵守哦。
格莱哈姆
是的,请交给我。
●●
那么,这个花圈,送给格莱哈姆。这是为了我的骑士而做的!
格莱哈姆

这还真是漂亮的花圈。谢谢你,公主。我以这花圈,在这起誓保护好公主殿下。

但是——突然,野火蔓延。领土内民众蜂拥而起。

——那战场如同地域般。

就连女人和小孩,都在拿着武器,袭击过来。

没有武器的话就用石头,没有石头的话就用拳,没有拳的话就用牙齿。

我深知战场的疯狂,也曾和不惧死亡的士兵作战过。但是,在这战场上,只有如同人类一般的怪物。

回过神来,我孤身站着。站在一同作战的人以及敌人的亡骸上。

公主殿下……不回去的话……公主殿下的身边……

格莱哈姆

……不对。

这也不对。那不是公主殿下。●●殿下你的哪里。

我发过誓了。从所有的苦难中保护她。这本应是我该做的事。

我被救赎了,那份笑容,那小小的手掌——

所以我要拯救她,向她报恩。那温暖的情感,那份笑容——

…………

格莱哈姆

…………

格莱哈姆

我挖了洞穴,是个小小的洞穴。是个能放入孩子的洞穴。

这洞穴事是怎么回事?

这洞穴怎么了?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这小小的◆◆是什么?腐败了,上面有着苍蝇的这个小小的◆◆是——

…………

——这是惩罚吗?

那样的话,为什么是●●殿下?为什么不是我?

不,这种事不可能。不可能发生。不应该发生。不可能认同。

…………

公主殿下……

你到底在哪里?マルグリット様……

发表评论